首页 > 新闻网 > 新闻故事 > 故事聚焦 > 正文

张珂成:生活再艰难,都会坚持

3H0A9542

3H0A9534

懂事的张珂成一有空就帮妈妈做事。

8月21日上午,入秋后的太阳依旧火辣。

站在枝叶繁茂的桃园里,18岁的张珂成努力照着母亲教导的法子,修剪着桃树的枝丫。草帽下,那张略显稚嫩的小脸满是汗水,又圆又亮的大眼睛因为躲避汗水、阳光和探出的枝叶而半眯着,嘴唇抿得紧紧,全身力气都用在手上那把略显笨重的修剪钳上。

两亩地的桃林,还是父亲在世时种下的,按理说桃树正值丰产期。但因为张珂成和弟弟都在上学,40岁的母亲既要照顾家又要打零工挣每月的生活费用,对桃园疏于管理,今年鲜桃的收成特别差,每亩只卖了几百元。

这片桃林,包含着张珂成对父亲的深深眷恋,所以有着特别的感情。这些日子,园子里不多的桃子全部采摘完毕,在市里帮助叔叔婶婶打理“学生之家”的张珂成就回到相山区凤凰山开发区河北社区的家里,与母亲一起为桃树修枝、拔草。

“落了果的桃树如果不及时修枝打理,第二年就会空长枝叶而不挂果……桃园寄托着对父亲的念想,桃园也代表着父亲对家的期望。”张珂成说这话时,嘴角微微上扬,眼睛里闪烁着星星点点的泪光。

原本张珂成有一个幸福的家庭:高大帅气的父亲,美丽温柔的妈妈,还有可爱的弟弟。父亲主外,打工挣钱养家;母亲主内,不仅照顾两个孩子,还将家收拾的井井有条;张珂成和弟弟聪明伶俐,学习优异。

5年前,正值壮年的父亲因肝硬化离世,母亲周艳芹用羸弱的肩膀撑起了家。城里的13岁的孩子还在撒娇,但张珂成却学会了分担,在学习之余做简单的家务,照看尚年幼的弟弟。她的愿望很简单,父亲不在了,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减轻些母亲的负担,让日渐憔悴黑瘦的母亲能有喘息的时间。

父亲是个严肃又温暖的人。他教导孩子们不能撒谎,要做正直的人。有时收工回来,父亲会带些卤菜,饭桌上洋溢着欢声笑语。“父亲吃得不多,总是将肉夹到我和弟弟碗里。他很忙,却会做菜,有空的时候就会在小小的厨房里露一手。”此刻,张珂成的回忆是甜蜜的,父亲做的土豆烧豆角、萝卜炒粉丝、红烧肉等家常菜的味道,从肠胃一路温暖到心窝。

娘仨抱团的日子,清苦又孤寂。

考上淮北一中后,张珂成住校。每周回家一次,母亲递过来带着温度的100元生活费,她都要仔细盘算着花。吃是不用计较的,省下的钱还要买学习用品,每一分钱都不能乱花,那是凝聚着母亲血汗的钱。

张珂成会经常想到父亲。尤其是同学们的父亲来学校看望、送饭、开家长会。他们父子(女)间亲密的样子,令她羡慕不已。

“生活,不会一直好下去,也不会永远一直坏下去。所谓成长即是当好与坏到来时,你能有颗好的心态面对它、战胜它。”高二上学期,她回家时,母亲笑吟吟地说,“我是从书上看来的,背了好几遍才记住的。就是想说给你听听。”

她怔了下,很快背过身忍住了泪,才回头对母亲灿烂地笑着。

今年高考,张珂成以超出一本线72分的成绩,被安徽医科大学临床医学录取。“报考医学院,就是想做一名好医生,去救治更多的病人。”张珂成笑着说。

知道高考成绩的那天,她独自去墓地告诉了父亲:“如果你还活着,该有多开心啊!”

父亲去世后,她见过母亲独自落泪。小小的她学会了隐藏泪水,不愿意让母亲再多添一丝烦忧。那天在墓地,她肆意地流淌着泪水。“我很想念你。但比想念你更重要的是,我要和妈妈还有弟弟过好生活。我知道,这是在天堂里的你最想看到的。”

暑期里,张珂成来到在二实小附近开办 “学生之家”的叔叔家。帮助照看、辅导放暑假的孩子们。孩子们喊她“张老师”,天天热闹地围在她的身旁。“不做医生,做个老师也很好呢!与孩子们在一起,真的很快乐。”8月21日,瘦瘦高高的张珂成笑着对记者说。

5年,成长的过程是艰辛的。张珂成说,经历了失去至亲的痛苦,生活已经给予了磨砺,自己明白面对痛苦的最好方式,就是正视它。接受它给予你的折磨,再做出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,不被它打倒。“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一种生活是容易的,你所羡慕的那些光鲜亮丽的背后,或许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沉默时光。”

母亲打零工的所得,只够维持最基本的生活,家里没有任何积蓄。“叔叔婶婶会给一些吧,剩下的要办理贷款。上大学后,我会打工,努力学习争取奖学金。”谈起大学学费,张珂成说。

“妈妈的担子太重了,我要成为自己的支撑。无论接下来生活会有多么艰难,我都会坚持。”望着院子里那株父亲亲手种下的芭蕉树,张珂成语气平静地说。

爱心资助电话:0561——3198873

■记者 徐志勤 摄影报道

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淮北新闻网所有。未经事先协议授权,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、复制、播出或使用。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责任编辑:齐新亚
0